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

            治理“黑外教”不能只靠司法打击

            随着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,家长对孩子的教育越来越重视,各种“双语幼儿园”“国际幼儿园”也如雨后春笋,层出不穷。随之而来的,是社会对外籍教师需求的巨大缺口。一些犯罪分子盯上其中商机,但他们并不通过正规程序招录合格的外籍教师,而是网上招募外籍人员,非法组织入境,然后送到各个学校担任外教,既通俗所说的“黑外教”,从中牟取暴利。11月16日,重庆市渝中区检察院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(边)境罪、出售出入境证件罪,对自2013年以来非法组织18名外籍人员偷越国(边)境91次的汪洁,对自2015年以来非法组织12名外籍人员偷越国(边)境62次的李红等4名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。(检察日报 11月29日)

            为了从外教这一巨额市场蛋糕上获得更多利益,“黑心中介”非法组织不符合条件的外国人,偷越国境、编造虚假证明,派往相关学校执教“掘金”。如此见利忘义、胆大妄为者,危害的不但是我国外教管理秩序,也是对外国人出入境秩序的破坏。掩卷沉思这起公诉案件,根本问题出在利用“黑外教”非法牟利上,但要想从根上治理此类“黑外教”,就需要完善外教审核、聘请制度。

            据此前不少媒体报道,目前国内之所以频繁出现“黑外教”现象,主要是缘于正规外教引进成本高和监管缺失。目前,国内部分城市对聘请外籍教师有明确的程序,比如,在深圳学校须依据《深圳市外国专家局行政许可实施办法》获得聘请外国专家单位资格认可;外籍教师在深圳任教也须获得市外国专家局核发的《外国专家证》。该许可由聘请的学校(机构)提出申请,报市外国专家局进行审批。

            但事实上就目前来说,一般的外语教学并不是一个多么复杂的工作,完全或没有必要上升到外国专家的高度来引进。在需求相对巨大的情况下,其后果就是“物以稀为贵”,让引进真正外教的成本加大。同时,这一制度审查和执行的是外国专家局,而日常对外教进行监督的,通常是教育部门。制度规定监督与实际监督单位的错位与不连贯,造成了很大的制度漏洞。另一个层面,关于外教的引进有不少城市是没有很明确规定的,即便有相关规定也多局限于部门规章,而缺乏法律执行的力度,更缺少统一的标准。

            概言之,在治理“黑外教”的问题上还需完善制度,疏堵结合来应对。一方面,就现有的外教引进要求不合理,尤其是要求过高的方面进行必要的制度修订,降低引进门槛,用“疏”的方式降低正规外教的引进成本。另一方面,从国家层面出台统一的外教引进制度规定,引导所有地方完善制度和实施办法,并严格制度执行与跟踪问效,用“堵”的方式消除“黑外教”能够存在的制度漏洞、执行不力等土壤。(余明辉)

            相关文章

            高清图集推荐

            无码不卡高清a片在线